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宁晋白癜风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19 18:38:02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宁晋白癜风医院,临沂白癜风容易治吗,济南白癜风怎么治吗,济宁根治白癜风的西医,汨罗白癜风医院,黑龙江白癜风早期病因,黎城白癜风医院

原标题:究竟多厉害,才能把国企变成个人“提款机”?

我一直觉得吧,在从“人”到“人物”的过程中,学一点文学艺术方面的知识,还是挺有好处的。这个信念虽然已经相当坚定了,但遇到特殊情况,偶尔也会被颠覆。比如,前不久有媒体报道了一个诗人董事长的故事,就让我大跌眼镜。他不是普通的董事长,而是世界500强企业河南焦煤集团的董事长,他叫杜工会。

杜工会身上有很多光环,其中比较离奇的一个,是人们把他与杜工部相提并论,说是“古有杜工部,今有杜工会”。杜工部大家都知道,就是“杜甫很忙”的那个家伙,他的诗有多厉害呢?如果你背不出来一两首杜诗,都不好意思自称中国人。那与杜工部齐名的杜工会怎么样呢?我费了很大力气,搜到了他的几句杰作:“描远描近,描浅描深,描晴描阴,描貌描心……”不知道大家怎么想,反正我的感觉是,杜工部他奶奶如果读到了,一定会气得活过来。这个了不起的杜工会,前不久因为贪污受贿被判刑6年半,其中一个罪状,就是挪用公款给自己出版诗集。

官员因为“雅好”而步入泥潭的,也颇为不少。比较近的一个,是河北省国资委原主任周杰。在他的受贿目录里,赫然有齐白石的《牵牛蚱蜢横批》和黄胄的《八驴图》。周杰落马不久,就有知情人反映说,要想知道周杰的钱都是从哪里来的,查一查河北国资委下属的国企比如冀中能源,肯定会有更大收获。这线索丝毫不起眼,却似乎被纪委听到了。一年多之后,另一家世界500强企业、冀中能源原董事长王社平和副董事长郭周克就落马了。

这个王社平不写诗,但是也很厉害。从一名普通的矿工,他一步步爬到了董事长的位置,虽然他的学历很低,最后竟然成了享受特殊津贴的专家。没有一点特殊的本事,恐怕很难做到如此出人头地。但也有很多冀中能源的职工反映,王社平的晋升都是买来的。2014年,河北的风声稍微有点紧,王社平不知怎么就辞去了董事长的职务,神秘地裸退了,此后在公众的视线里消失了两年多。王社平辞职没多久,河北省委原常委、组织部长梁滨被宣布调查。虽然从公开的材料里找不到梁滨和王社平的私交证据,但在坊间的舆论里,他们之间似乎有着隐秘的联系。转眼到了2016年年初,冀中能源总部大楼前的迎宾石上,王社平手书的“不断创造历史”被铲掉了。熟知国情的人都知道,这个信号可不太妙。饶是如此,王社平还是撑到了年底才落马。

在王社平被“双开”的通报中,河北省纪委用了一些不寻常的措辞,比如说他“违纪手段隐蔽,涉案金额特别巨大”。但更加醒目的是斥责他:把国有企业当作个人的“提款机”,把手中的公权力当作谋取私利的“工具箱”。“提款机”和“工具箱”这两个意象被置于同一个人的身上,一个肆无忌惮的国企巨贪形象就跃然纸上。

一个体型庞大的国有企业,怎么就成了少数人的“提款机”,恐怕不是几句话就能说明白的。但如果把民间舆论和纪委定性结合起来观察,王社平的大致路数是,用金钱搞定他上面的“关键少数”,收买心腹并安置在要害部门,彻底架空原本并不严密的监管体系,于是就可以为所欲为。大型国企的老总之所以权力巨大,是因为他能支配庞大的国有资产,大笔一挥,就可以完成巨额资产的转移或输送。这种与金钱密切有关的权力究竟有多大的威力,吃瓜群众绝对是难以想象的。天津有一家世界500强企业的老总,连武长顺的钱都敢收。武长顺是谁?原天津市公安局局长、号称“津门一虎”,连武长顺都有求于他、逢年过节都要向他送好处,他顺手抄起一杆铅笔撬开“提款机”,又有什么犯难的呢?

早在2015年年初,王岐山在巡视工作动员会上就指出,国企在党风廉政建设方面存在一些普遍性问题,比如通过利益输送谋求个人升迁,在企业内部买官卖官、搞团团伙伙,家属子女靠山吃山牟取私利等。从那之后,从央企到省管国企,一把手就像“下饺子”一般不断落马。大量的案例,不断揭示出国企腐败高管的危害性。他们不仅中饱私囊、掏空国有资产、败坏企业的政治风气,还可能勾结更大的权力形成利益集团。这样的毒瘤不挖掉怎么行?

不难理解,国企尤其是省管企业仍将是反腐败的主战场。病树拔出之后,败坏的土壤仍然需要清理。听听那些普通职工的呼声,就知道,还有好多虎蝇仍在扇动他们罪恶的翅膀。

(文/蔡方华)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复方白芷酊